窗

P, were you watching?

继续阅读

累了吗?休息一下。

五年前的我,在此刻身体之中应该还能寻到些踪迹,如果此时告诉他,这些年形形色色的人、如潮水般的知识,不断塞入我的记忆,他或许会说…

“累了吗?休息一下。”

这个世界很大,我真的学到很多,时间总是为我准备好了明天要拥抱的人和事。如果某一天能停下来,

我还没学会如何接触过去的我,也没学会保护未来的我;没有学会接受自己随波逐流,也没有学会强迫自己亦步亦趋;没有学会在下雨天坐在窗前发呆,也没有学会在夕阳里对着影子起舞。

“我知道你很想要夺回你的身体,但它现在已经不属于你了,你走的太远,回头的路已经被拿去当作未来的路基,忘掉我,再爱上我吧。”

把时钟的秒针拆下,以我的毅力[……]

继续阅读

Thoughts

We got some thoughts, thoughts only for us.

Keep quiet. The remedy might be poisonous.

Genes, Gems. Millionaires.

We got some thoughts, thoughts only for us.

Feel nonchalant. The rest could be meaningless.

Tranquility. Aquamarine. Celestial.

[……]

继续阅读

你我

需要一些自主支配的时间,去疗愈心理和生理上的伤痛。

接近,直到双方都感到恐惧,再狂奔离开。太阳系外的来客,离去时的速度更快了,我能说它被光热刺痛,不顾引力的禁锢?

我反复反复说,这不是我的错,这不是你的错,这本来就不被我们弱小的善恶观左右,脑内的世界,可以被解释吗?可以被评价吗?可以被重灌吗?

它不断挤入更小、更紧实的空间。你看过希区柯克的镜头吗?黑洞周围,红热的蒸汽发出的光,它们终究,终究逃不过消匿和死寂。

树木真是悲壮,伸出的枝条,像是抓住了什么,但那些供养,从根部挤向树梢,然后呢?为了不可能达到的终点,耗尽力气,树木真是悲壮,尸体都是有意识的。

我真[……]

继续阅读

退潮

退潮时,那些随海浪流离的生物们,留在沙滩上。若是烈日当空,两杯饮料的功夫,整片沙滩都失去海水的浸润,一层层大海的伤疤就留在炽热金黄的浅层流沙之中。

射线毫无保留地炙烤脆弱身躯的每一部分,原本丰满晶莹的水囊尖叫着萎缩干瘪。生命美好的部分被挤出躯体,只剩下焦灼脆弱的一两片,痛苦地卷曲。

它们等不到下一次水涨起的时候了,这让我头皮发麻,若是有场豪雨也好啊。

打磨精致的贝壳闪着光,我想,它们被带到大海深处,又随着刺骨的洋流再一次回到岸边,被无情地温暖着。日光刺眼,不用几分钟,我就心跳加速。我救不了它们了,愿日月同期时,大潮能把它们带回海底。我是坚持它们对生态有益的,这些来了又去的事物[……]

继续阅读

Recent recapitulate of Real Analysis

不知為何,數學家總是和積分過不去。在大多數情況下,Riemann積分都是足夠使用的(更精確地說,每一個分段連續的(pairwise continuous)函數都是Riemann可積的),但分段連續的函數只是一類函數,對於Riemann不可積的函數,例如

我們需要建立一個更普適的積分概念來處理間斷性強的函數。

回想Riemann積分的意義,我們始終在處理函數的長度、面積、體積以及更高維度的體積等等,為了構建一個普適的積分,我們首先要統一這些概念。

定義:計算歐氏空間$\mathbb{R}^n$中$\Omega$的長度($n=1$), 面積($n=2$), 體積($n=3$)[……]

继续阅读

Manjaro 奇怪问题收集

这里收集了一些我使用Manjaro时候遇到的奇怪问题。(大多數是我自己太傻造成的

關於RT和LTS內核的選擇

Manjaro可以自己選內核這件事是很不錯的,所以我嘗試將內核升級到Real Time版本,結果發現與顯卡驅動等有衝突,導致電腦出現各種問題。如果打不開圖形介面的話,使用Ctrl-Alt-F2可以進tty, 這樣就能把RT內核刪除了。

Type-C (Thunderbolt 3) 下视频传输失效

目前未找到解决方法。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