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志
日志

退潮

退潮时,那些随海浪流离的生物们,留在沙滩上。若是烈日当空,两杯饮料的功夫,整片沙滩都失去海水的浸润,一层层大海的伤疤就留在炽热金黄的浅层流沙之中。

射线毫无保留的炙烤脆弱身躯的每一部分,原本丰满晶莹的水囊渐渐萎缩干瘪。生命美好的部分被挤出躯体,只剩下焦灼脆弱的一两片,痛苦地卷曲。

它们等[……]

继续阅读

Place nonsense somewhere.

那个夜晚,报告厅里,侧脸趴在桌子上,已经完全忘记大屏幕上到底在讲什么内容。
你的下巴轻轻地戳在我的脸上,I love the way we imitate. 扳动指节是我一直不敢做的事情,可你在一点一点,用你的手说服我,咔啦一声,又一声。 现在我已经不会害怕,但是You gave me the fi[……]

继续阅读

Why you fall?

令人羡慕
你聚在云端
想跌下来时
便碎成千万片
消匿

还有下一次呢
可有些事情没有

[……]

继续阅读

重启窗的时刻到了

很多因素让我重启了窗的网站,无论是备案成功还是打折的服务器都一步步把窗推向了重启的那一刻。

窗,对面的是谁呢?

来吧,迎接Bindow的回归。

[……]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