退潮
退潮

退潮

退潮时,那些随海浪流离的生物们,留在沙滩上。若是烈日当空,两杯饮料的功夫,整片沙滩都失去海水的浸润,一层层大海的伤疤就留在炽热金黄的浅层流沙之中。

射线毫无保留的炙烤脆弱身躯的每一部分,原本丰满晶莹的水囊渐渐萎缩干瘪。生命美好的部分被挤出躯体,只剩下焦灼脆弱的一两片,痛苦地卷曲。

它们等不到下一次水涨起的时候了,这让我头皮发麻,若是有场豪雨也好啊。

打磨精致的贝壳闪着光,我想,它们被带到大海深处,又随着刺骨的洋流再一次回到岸边,被无情地温暖着。日光刺眼,不用几分钟,我就心跳加速。我救不了它们了,愿日月同期时,大潮能把它们带回海底。我是坚持它们对生态有益的,这些来了又去的事物,不该被人拿去用作留念。

希望如此。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此站点使用Akismet来减少垃圾评论。了解我们如何处理您的评论数据